当前位置:中科青创科技有限公司两性老公等她说离婚
老公等她说离婚
2022-07-08

莫冰是哭着对记者诉说的,感觉到这个35岁的女人活得非常压抑,她找不到一种方法去解决丈夫不回家的问题。后来我才明白,有些东西她不方便告诉我们,而这些东西,正是令她无法采取手段维护自己权益的障碍。她说同事和朋友都怕她丈夫,包括私人侦探。莫冰和丈夫于宏都是西北人,他们是在老家时经人介始认识的,当时因为他来自农村而她家在城市,她各方面的条件都比他好,两人拍拖时,周围的人都很不理解,但于宏在莫冰的心目中是个有责任心,追求上进的男孩,她相信他总有一天会有出息的。10年前,她下嫁给他,婚后生下一个男孩,家庭生活一直很幸福。莫冰说因为于宏家在农村,所以从怀孕到生孩子一直都是娘家的人出钱出力支持她,他也非常争气,在单位从职员到科长一年升一级。5年前于宏来深圳发展,他的能力更是发挥得淋漓尽致,不到两年房子车子都拥有了,还把太太接了过来。2000年莫冰带着儿子来到深圳,他让朋友把她安排在一家公司上班,两年的分居生活,令莫冰觉得丈夫风光了,自信了,也陌生了。以前在家里他听她的,现在他要她听他的,看着丈夫这两年在深圳的确混得不错,莫冰的心态也慢慢调整过来,但渐渐的,她觉得不太对劲,他每天晚上要么应酬,要么打麻将至半夜两三点才回来,而第二天一早就得爬起来工作,到了周末在家也是人在心不在,带一大摞报纸回来,从早看到晚,对她和儿子的事情不闻不问。两人因事吵架时,他埋怨她不理解他,说她把心都放在儿子身上,而莫冰觉得非常奇怪:“他为什么不再在乎儿子呢?”前年,一家人刚从外地旅游回来,他说有事外出,却把手机忘在家里,电话响了,莫冰帮他接了,是一个女人的声音,她盛气凌人地质问她:“你是谁?为什么手机在你手里?”莫冰马上反应过来,说:“我是他的保姆,他出去,你有什么事吗?”女人说“算了。”就挂了电话,不一会,她又打过来,紧张地问:“你到底是谁?把他给我叫过来!”她说他不在,叫他回来打过去给你吧。事后,莫冰觉得很奇怪,越想越不妥,她按来电显示打过去,她没说话,却听到那个女人像是生病一样在咳嗽,她悄然挂上电话。傍晚,于宏一回到家就紧张地找手机,莫冰平静地告诉他,有个女的来电,要他回话。看他没回,她又说:“她找得你很急,你为什么不回复人家呢?”他说:“我的事情我自会处理。”半夜里莫冰实在睡不着,跟他吵了起来,骂他流氓、无赖,惊动了邻居。事后,莫冰检讨说:“他很爱面子,也许我太不冷静,试过几次大吵大闹,让他对我产生了厌恶……”一次,她出差,离开深圳两天,回家后,儿子告诉她,她不在时,爸爸带他到外面玩,碰到一个阿姨,他们一起去麦当劳吃汉堡包,然后爸爸在车里睡觉,阿姨就带他去超市买玩具,去书城买书……就这事她质问过他,他说那个阿姨是他的同事,也有小孩的。莫冰问:“那为啥她有空不陪自己家的孩子,要来帮你带儿子呢?”他说:“别人对我的孩子好,这有什么不对吗?”还有一次,她实在忍无可忍,求他说出那女人到底是谁,他不说,她不得已使出杀手锏说:“如果你不说我就给你父母打电话!”他一听,就跳了起来,一拳打在她的眼睛上,受伤的她整整一个月无法见人。两人关系越来越僵,最后他干脆不回来住,只是周末白天回来看看儿子,逢年过节也不呆在家里,这样的状态维持了接近两年,家用也比以前减掉了一半。开头莫冰很倔,心想你不回我总不能求你回吧,但随着时间的拉长,她愈发觉得他用一种冷漠的方式去折磨她,让她自己离开。她开始妥协,主动找他沟通,但每一次都以不快结束,他的理由是她脾气不好,两人没话可说。“如果这样还不如你向我提出离婚吧。”她说。他说:“我不会主动向你提离婚的,你自己看着办吧。”莫冰说,有时自己半夜太难过,睡不着,起来打电话给他,他总是关机,他住在哪儿,她也不知道,怎么问他他都不说,她跟踪过他,但出租车不如他的车快,拐个弯他就不见了。去年春节,他没回来,她便跑到大街上打电话,求他回家,他说:“你说什么都没有用了,迟了。”莫冰说“我真的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?”最痛苦的事情是,为了弥补他对儿子的忽略,他经常背着她给儿子零用钱,春节时给了几百元,还让儿子别跟她讲,“这让我怎么教育孩子呢?”这两年来,她无法让他回心转意,丈夫住哪儿,生活规律怎么样她一无所知,只知他偶尔在周末回来打个转,过节时儿子打电话去问他回不回家,他说回,最后都是落空的,令儿子和她都很失落。今年春节,她实在忍受不了,带着儿子回老家过,本来他也答应父母回去的,最后却以值班为由留在深圳。春节后她带着儿子回深圳,他开车到火车站,把他们接回家里,放下东西后掉头就走。莫冰对他说:“你到底想怎么样,你要讲清楚,你是我老公,你应该尽你做老公的责任呀。”他说:“我早就不是你老公了,我就是这个样子的了,你自己看着办吧。”莫冰明白他其实是在逼她先开口提离婚,但她不想提,“我怕对不起儿子,以我现在的收入,靠我一个人是无法让儿子好好生活的,而且离婚后我连住的地方也没有了……”莫冰说自己没有勇气和力量来跟他较量,曾经想去他单位找他的领导解决问题,但又担心家庭的事会影响他的前途。说来说去,女人总是心软的。但是事情总不能这样悬着。

(责任编辑:zxwq)